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:工业互联网,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登场

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在《中外管理》主办的第29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(2021年3月27-29日)上,发表《工业互联网: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登场》主题演讲。
周云杰为众多企业管理者描绘出了一幅从“企业数字化”到“数字化企业”的转型升级蓝图。提出,物联网是继移动互联网之后的最大经济机遇,能够把供给侧、需求侧承载起来的就是工业互联网。与消费互联网不同,工业互联网是“千行千面”,可能在行业里只有一米宽,但是一定要做到百米深,把整个产业链做透,才能做出价值。
周云杰介绍了海尔数字化转型的“12345”方法论
  • 一把手工程;
  • 两个端——解决好供和需的关系;
  • 三个“统一”——战略统一、技术统一、数据统一;
  • 四个线——做到管理在线、业务在线、产品在线、用户在线;
  • 五个步骤——第一步,找到关键问题;第二步,要么自己建立好,要么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;第三步,通过平台加载应用系统,解决关键问题;第四步,检查、总结、迭代和优化;第五步,就是“不易”——不易就是战略不能漂移,不已就是执行不能松懈。
在全方位介绍卡奥斯平台之后,周云杰对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给出了三点直击要害的建议,最终解释为什么制造是地,工业互联网是天。 
以下是周云杰演讲精编:

640-45

不容错过的物联网发展新机遇

我想从四个方面来做今天的分享。第一,物联网是继移动互联网之后最大的经济机会;第二,工业互联网诞生于物联网时代,服务于物联网企业;第三,卡奥斯探索构建工业互联网产业大生态;第四,从企业的数字化到数字化发展的建议。
我非常赞同一个观点:物联网是继移动互联网之后的最大经济机遇,这体现在三个方面:算力,遵循摩尔定律;连接,遵循梅特卡夫定律,就是网络价值与网络连接用户数量的平方成正比;网络,其遵循吉尔德定律(在未来25年,主干网的带宽每6个月增长一倍,12个月增长两倍)。
在2012年时,消费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过程中,工业互联网已经起步,并且两者有一个交汇点。到今天,工业互联网已经蓬勃发展,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》提出,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,实施“上云用数赋智”行动,推动数据赋能全产业链协同转型。其中,工业互联网作为一个基础设施,整个工业经济会朝着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方向深入发展。
到2023年,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会超过1万亿。从全球市场来看,2025年全球工业互联网规模将超过12000亿美元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。物联网时代的经济特征有三点:一是万物互联,二是以用户体验为中心,三是数据驱动和数据资产化。
从经济特征来看,快速迭代的场景式体验经济、越来越个性化的社群经济以及“使用权”重于“所有权”的共享经济,共同奠定了物联网时代经济发展的主旋律。
从发展趋势来讲,产品会被场景替代,行业会被生态覆盖。行业边界越来越模糊,产品一定会嵌入到生活场景中去。
借用苏东坡的话:来而不可失者,时也;蹈而不可失者,机也。
机会来了,你不抓住就白白浪费了。你抓不住,就会失去机遇。
640-47

640-45

打通消费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

工业互联网是国家双循环战略落地的重要载体,工业互联网将推动形成全球产业价值链的新格局。
当下,我国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。那么,构建国内大循环的核心一定要拉动需求,就是要提高消费能力和水平,这就一定要增加从业者的收入——所有这些的前提是中小企业要有活力,因为中小企业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。
能够把供给侧、需求侧承载起来的就是工业互联网。我认为,工业互联网准确地说应该叫产业互联网,它要把消费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两者打通。利用工业互联网可以实现企业内部全流程纵向集成、企业与企业之间横向集成,推动企业降本、提质、增效,进而做大、做强、做优。海尔有两个“三角”:第一个“三角”讲的是产品力,这是从企业运营层面来看,让企业怎么赚钱。第二个“三角”是生态力,从企业实力层面来讲,让企业不断传承下去。 
工业互联网到底由什么构成?主要是由四个部分组成,即网络、平台、安全、数据。
第一部分是网络,一定要具备高速、高质、低价、灵活的特征。
第二部分是平台,这是工业互联网全要素连接的枢纽,也是工业互联网资源配置的核心,是一个配置资源的框架。全球工业互联网发展有三个代表:第一个是美国,强调的是自上而下,强调以新一代的信息技术为主导赋能产业,其代表是GE;第二个是德国,强调的是自下而上,强调以制造业为主,并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来改造产业,主要代表是西门子;第三个是中国,强调一体化推进,充分发挥制造大国与网络大国的优势,制造企业与通信企业两端同时发力,其中卡奥斯是一个代表。
目前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有三类,一类是双跨平台——工信部连续两年遴选了双跨平台,而且未来几年要打造三到五家国际一流的双跨平台;第二类是专业型平台,在垂直领域做的非常专业,虽然不是跨行业、跨领域,但在行业里做到纵深;第三类平台是特色型平台。
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五大模式或者五个模块,简单来说:一是智能化制造,二是网络化协同,三是服务化延伸,四是个性化定制,五是数据化管理。
第三部分是安全,这是工业互联网健康发展的保障,自主知识产权是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为了保障安全,要聚焦五个防护对象,构建五大新型能力,实现三个转变:五个防护对象就是数据的安全、设备的安全、控制的安全、网络的安全和应用的安全;五大新型能力有系统的评估、快速的感知、实时的监测、超前预警和应急处置;三个转变一个是从静态分析向动态感知转变,一个是从事后应急转向事前预防转变,一个是从单位点防控转向全局联防。
第四部分是数据,它被认为是数字经济时代的“石油”,是一种重要的要素资源。数字化做到有数据,网络化解决的是能流动,智能化解决的是自由流动,所以数据一定要流起来,不仅要有大数据,还要有个性化的小数据,还有流数据。
数据要素创造价值的三种模式:一个是价值提升,一个是资源优化,一个是投入替代,都是建立在“数据+算法+模型”的基础上。
640-48

640-45

百米深、一米宽的工业互联网

工业互联网不同于消费互联网,有几个方面特点:
第一,从行业宽度看,消费互联网是“一百米宽、一米深”,工业互联网是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特点,每个行业里的企业也都不一样。
比如同样是啤酒饮料行业,可能青啤有它的特点,雪花也有自己的特点,每家企业都不一样。啤酒行业和家电行业又不一样。所以工业互联网是“千行千面”,可能在行业里只有一米宽,但是一定要做到百米深,把整个产业链做透,才能做出价值。
第二,从消费场景看,消费互联网主要连接的是人,应用场景相对简单。而工业互联网是万物互联,连接全要素、全产业链、全价值链,连接数量达到百亿至千亿级,它的场景更为复杂。
第三,从技术难度看,消费互联网技术较为单一,是以智能设备为中心。但是在工业互联网里,直接涉及到工业生产,以数据的要素为核心,网络性能要求可靠性高、安全性强,而且时延更低。工业互联网面向千行百业,必须与各行业的痛点进行结合,所以业务出现了千业百态、千企千面的情况。
第四,从盈利模式看,消费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模式有高度相似性,比如流量经济,通过广告、补贴等模式盈利,往往赢者通吃,把用户聚集起来,当做到一定规模以后,就可盈利。工业互联网必须通过精准化、专业化服务为企业带来看得见、摸得着的效益。

640-45

“集装箱式”方案让企业数字化不再难

第一阶段,卡奥斯根据企业数字化情况,度身定制方案。
首先,卡奥斯的数据根据70万家企业和网络的静态数据研究得出,随着时代发展这个数据一定动态改变。
其次,国家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,并遴选出十多家双跨平台,基本能够满足中小企业的基本需求。现在的困难就是上平台的企业,其信息化、数字化、智能化的现状水平和转型速度会受到影响。
数字化一定会为企业未来发展创造大的空间,关键就是降本增效,从质量角度来讲就是增值迭代。降成本——不管是交易成本、管理成本、财务成本,提高效率——不管是资源的配置效率和资本使用效率还是劳动资产效率,要实现质变,就一定要解决边际效益递减的问题。只有当我们用数字来描述一个世界时,才会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。
640-4
以某家齿轮企业为例,原来他们转型的意愿不是很强烈,卡奥斯怎么做呢?
第一步在观念上赋能,通过在线诊断找出差距。第二步提高品质,第三步整体实现信息化、自动化升级。最后赋能后的结果是,这家企业的成本降低了20%,漏检率基本上是零,开发周期下降10%,产线人员优化12%。
还有一个案例,一家电器企业不愿意搞工业互联网。为什么?他的理由是,搞工业互联网升级,企业要投入,但不能马上有产出。以前好不容易挣了点钱,投了以后万一打水漂怎么办?
卡奥斯继续做定制化服务,从能源管理大数据开始,提供了设备应用服务、压缩空气托管服务,给他们定制了空压机设备等,最终综合成本下降了20%,企业设备开机时间减少36%。
第二阶段,卡奥斯打造“集装箱式”解决方案。通过对卡奥斯平台上10%的用户进行分析发现,这些企业有的做的很好,有的后来不做了,其中原因何在?有相当一部分是企业担心上了平台,数据安全没保障。于是,卡奥斯提供了集装箱式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,平台是共享的,软件APP则是定制的,是专门二次开发的,所以数据完全私有。我们把数据盒子放到企业里面去,让整个数据完成云、边、端的结合。
卡奥斯的赋能力有五个模块:
模块一:数据力。是指全要素互联,共建实时的供应链大数据、小数据和流数据,从数据中找到机会。
模块二:仿真力。物理世界的数字化表达,革新价值链流程,从而缩短开发周期,开辟产品服务新商机。
模块三:定制力。既然是以用户为中心的体验迭代时代,不用光讲工厂的自动化,要研究高效率,为不同用户定制不同的产品。卡奥斯就是为企业提供大规模定制工业软件集成式套件。
模块四:开源力。有卡奥斯的“天马开发者平台”,不管是工业企业还是开发者,都连接在一个平台上。工业企业的需求在上面展现出来,开发者的能力可以和工业需求直接匹配,然后产生价值。不管开发工业软件还是工业APP,由开发者拥有产权,由使用者购买服务。
模块五:安全力。卡奥斯做了一个云、网、边、端一体化纵深防御,达到秒级的感知,保障数据的安全性。
最后,企业形成了一个“生态力”。卡奥斯与开发者共创应用,赋能中小企业转型升级。任何一个聪明的企业、聪明人,都可以成为卡奥斯的合伙人和操盘手,卡奥斯给他们提供平台服务,把垂直行业做深。
640-5

640-45

卡奥斯平台能做什么?

卡奥斯的应用场景由点到面,由销售、物流等外部环节向研发、控制等生产制造内部环节延伸,并且应用范围正在逐步扩大,应用行业已从家电逐步涵盖服装、化工、农业等15个行业,涉及20个国家。
我们的想法是,卡奥斯平台立足于做深垂直行业,做强平台能力,助力高质量发展。比如,我们做了中央空调行业、服装行业、物流行业、生物医药等垂直工业互联网平台。
以服装行业为例,我们要让用户参与设计,通过洗衣机的接口,和面料厂家、衣服厂家形成一个场景,大家会提出不同需求,甚至还有洗涤行业、印染行业也参与进来。
可以说,卡奥斯给企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。
十四五规划里提到,要推动高质量发展,创造高品质生活。卖“多一点”,卖的“赚一点”,卖的“快一点”。通过什么实现这三个“一点”——通过连接消费场景,精准匹配需求,订单可以增加;通过用户参与定制,提升售价,集约采购降低成本,提升毛利;通过打通产业链数据,实现销售直达用户,加快销售速度。
比如,在智能制造方面,我们和拥有百年历史的青啤一起创造了“端到端”的啤酒饮料行业的“灯塔工厂”,将订单交付时间降低了50%,定制啤酒份额增加了33%,定制啤酒营收增加了14%,效果非常明显。
目前,在网络化协同方面,卡奥斯和各方共建山东省智慧化工综合管理平台,为政府、园区、企业提供化工产业的全生命周期管理。山东省现在有84个化工园区,我们做了一个国家、省市产业链的分析,园区可以就此科学管控服务。
在服务化延伸方面,比如卡奥斯在青岛做了橡胶数字化的科技平台,提供大宗商品数字化科技服务,我们给200多家轮胎企业、500多家橡胶企业进行服务。产生的效益是企业成本降低约10%,橡胶周转天数缩短5%,盘活库存资金70%。
在个性化定制方面,以陕西伟志服装为例,卡奥斯提供了服装大规模定制的解决方案,包括从生产线的改造、接单、到排产整个全流程都做了数字化改造。结果伟志的订单增长了25%,实现年产6万套个性化定制服装,生产效率提高了25%,交货期从原来的25-30天左右缩短到10天,自然而然利润就提高了。
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不仅获得了2020年中国工业大奖,连续两年被评为国家级的双跨平台,而且率先成为国内拥有两个灯塔工厂的中国企业。同时,欧盟将卡奥斯纳入联邦云的建设,卡奥斯成为唯一一个欧盟以外的受邀企业。同时,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已在全球进行复制,2020年疫情期间,美国的GEA利用卡奥斯平台赋能,在行业下滑的情况下,实现了营收利润的大规模增长。
640-46

640-45

企业数字化的“一二三四五”方法论

当企业面临巨大挑战时,我们有四个必要条件
第一,战略思维。一定要从企业搞数字化改造,转向主动变成一个数字化的企业。
第二,增长方式。一定从规模增长和范围扩大转向以平台和生态为方向,发展成生态企业。
第三,组织转型。从过去的科层制企业变成无边界企业。
第四,企业定薪变成用户付薪。
海尔将其提炼成“一二三四五”方法论:一把手工程;两个端——解决好供和需的关系;三个“统一”——战略统一、技术统一、数据统一;四个线——做到管理在线、业务在线、产品在线、用户在线;五个步骤——第一步,找到关键问题;第二步,要么自己建立好,要么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;第三步,通过平台加载应用系统,解决关键问题;第四步,检查、总结、迭代和优化;第五步,就是“不易”——不易就是战略不能漂移,不已就是执行不能松懈。
我的建议是,管理者要遵循总体规划、分步实施、先易后难、先简后繁的原则。

640-45

对数字化转型的三点建议

企业数字化未来的愿景是什么?产品被场景替代,行业被生态覆盖,数据成为企业最重要的资产,用户从消费者变成生产者。在数字时代,人人都有一个麦克风,他都能来设计产品。
在此,我对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有三点建议:
第一,要有清晰的商业逻辑,这是数字化成功的关键。如果企业自身的商业逻辑不明确、不清晰,我劝你不要搞数字化,因为即便投入,以后也会打水漂,输入的是垃圾,输出的一定是垃圾。
第二,搞好数字化的顶层架构设计,有序开展,循序渐进。数字化不是简单进行企业信息化改造,而是对原有模式的颠覆和重构。重构好比建一所房子,要有正确的顶层架构设计。
第三,明确数字化的突破口。找准突破口立竿见影,会激励大家愿意做数字化,把钱花在刀刃上,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总结起来,制造是地,工业互联网是天。
为什么制造是“地”?因为智能制造解决的是满足用户需求的效率问题,不能只发生在工厂里,更重要的是重构用户和工厂的关系——这是基础。
工业互联网为什么是“天”?解决的是“满足谁的需求”问题,让用户对生活有思考和需求,将之连接到企业平台之上,让他们从消费者变成产消者。
最后,我想引用查尔斯·汉迪的一句话作为结语:“当你知道该走向何处时,你往往已经没有机会了。”

作者

周云杰,1966年生,中共党员,高级工程师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,现任海尔集团公司董事局副主席、总裁。曾担任青岛电冰箱股份有限公司二厂厂长,海尔电冰箱股份有限公司质量部长、总经理、本部长,海尔集团商流本部长,海尔集团副总裁、高级副总裁、执行副总裁等职。

来源:中外管理《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:为什么说“智能制造是地,工业互联网是天”?》

 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